脑洞大的一只渣/密林痴汉/就不次药/不高冷/逗比一个/佩佩美丽美丽最美丽,帅气帅气最帅气/话唠属性/电影动漫声控/DGS永不完结/小野君卡米亚桑别光顾着秀恩爱快去结婚/爱拔菱形嘴最可爱/翔哥哥的溜肩最完美/樱相甜炸天/团担/来一起聊天嘛_(:з」∠)_/阿咲阿咲阿咲,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kira☆

有一个超大只且怪力的审神者是怎样的体验 05

有一个超大只且怪力的审神者是怎样的体验


私设如山

※审神者是一条身高192的女汉子[虽然这篇这条设定并没有用上_(:з」∠)_]



如果是审神者生理期来了,亲妈刀们会怎么做呢?





第一个察觉的是当天的近侍小狐丸,一大早就和鸣狐敲着审神者的门询问是不是受伤了还是哪里不舒服,他在房门闻到一股很浓重的血腥味。
鸣狐听到小狐狸说审神者房间里有血的味道,有些担心就过来想问问审神者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正巧看到了在审神者门口一脸担心的小狐丸。

就算爷们儿如审神者也在房门里不知道该说啥,只能麻溜儿的起来。
小狐丸见没有回音直截了当的推开门看到了把床单往柜子里放还妄图用她巨大的身体挡住他视线的审神者。
小狐丸一个眼疾手快就把床单抢过来抖开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半晌小狐丸才颤抖出声。
[我去找药研]

#娘嘞这可丢大人了#
#你们刀都这么纯情么#

审神者觉得跟小狐丸可能解释不清楚,就把床单抢过来放小狐丸去找药研过来。
一声不吭的鸣狐在旁边看起来无比靠谱。


药研的低音炮搞得审神者有些不好意思,可一想自己比药研高那么多怎么可以怂呢?初中生理课上不是都讲过么!不怂!
然后就简单的跟药研说了一下。
连续流七天血不会死这简直是究极生物体。

药研:会痛么?
审神者:分人吧,我没什么太大感觉,但是有的人就会痛得死去活来的,还有的人会变得特别暴躁。
药研:流一周血?
审神者:……对。
药研:注意事项呢?
审神者:不能碰凉的不能剧烈运动吧,我妈是这么告诉我的。
药研:……
审神者:那个啥,这几天过去了我还是条好汉……所以能请你委婉的跟小狐丸解释一下么?他的反应过大了。
药研:好的,那大将等下来吃饭,我先跟他们说一下。



审神者:……卧槽药研刚才是不是说了句[他们]?!等等我的床单呢????
#不会是鸣狐拿走了吧……#


审神者挪到饭厅的时候被烛台切突然拉开的门吓了一跳,房间里药研还在说着[所以我们在这段时间多注意一下大将就可以了]的话。
“烛台切干啥去啊?”
“煮红豆汤。”
“不……不用……”
“?”
“你想啊,你在我流血的时候给我补血。”
“嗯?”
“我会血溅三尺,山洪爆发的。”
“……”
谁能来管管审神者的奇妙用词。



一期一振神色复杂的表示他没有妹妹所以……有些事情他也不太清楚,大概帮不上忙,不过他会看好弟弟们的。
加州清光,乱藤四郎和次郎太刀表示要和审神者一起去万屋买东西。
趁审神者默默算着小判的功夫歌仙兼定抓着床单站了起来准备去洗几遍。


加州清光连指甲油都不看了,买了生理健康书。
乱藤四郎连蝴蝶结都不看了,买了生理健康书。
次郎太刀连酒都不看了,买了生理健康书。
#药研藤四郎有些懵逼的看着不同时间送过来的三本生理健康书#

审神者在万屋逛了几圈,实在不知道要买什么,就拎着四袋大米走了出来。
三把刀主动要帮忙拎大米。
加州清光和乱藤四郎一起抬着一袋子大米。
次郎太刀抢了两袋子大米。
审神者拎着一袋子大米健步如飞。
清光&乱:……



不能跟短刀们玩儿的人生有什么意义。
审神者在沙发上葛优瘫。
长谷部把所有的文件都拿走了,桌面上干干净净,比审神者的钱包都干净。
歌仙趁他们去万屋的时候把审神者的衣服裤子都洗了个遍,衣柜比桌面都干净。
烛台切都把晚餐端到审神者房间里,就差要喂给审神者吃了。
药研给审神者搞了个补药,审神者看到一杯黑乎乎的东西说啥都不喝,药研又改了配方搞出来了大药丸。
#瞅着都像是武侠小说里的那个大力丸#
#其实甜甜的还挺好吃的#

闲得蛋疼的审神者去找太爷爷和爷爷喝茶,然后发现了爷爷偷偷往她的杯子里放红糖。
#红糖是带颜色的啊,爷爷#
之后被药研说了这段时间不能喝茶,再去找太爷爷和爷爷喝茶的时候,茶水直接换成了红糖水。

去找蜂须贺唠嗑的时候,虎彻的真品笑得无比温柔,然后冲了杯红糖水递给了审神者。

#婶婶表示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红糖了#

#婶婶真的很想跟短刀们一起玩儿#
#今剑看到婶婶都绕着走,婶婶委屈#

虽然这几天审神者不能跟短刀们玩儿,但是鸣狐的小狐狸和五虎退的小老虎这几天都会出现在审神者房间里陪审神者。


从那之后每个月的那几天审神者都和红糖相爱相杀。
#不,其实我们,没有相爱过。#














我上学嘛,一个人租房子住的,有的时候就会忘记自己在生理期,闷声作大死,放假了麻麻对这种事情就会很上心。正好前几天还写了四把亲妈刀就正好……觉得刀刀们都是温柔的刀刀,就算笨拙或者会有些害羞,也会把这种心情很好的传达给审神者的吧。

前天晚上做了个梦,梦到我早上四点就爬起来做饭,做了三份便当。
急急忙忙的跑到学校发现是高中。
左手边坐着爷爷右手边坐着青江。
然后青江一直用粉笔头儿砸我???
我凭借身高优势踩了他一下然后他扔过来了一整根儿粉笔[手动再见]
中午吃便当的时候爷爷乐呵呵的在吃青江就说好难吃。
我一拍桌子就说我再给你做一次就跑着回家了(?)
我想的是[你居然嫌弃我做饭难吃?来来来我给你做顿更难吃的!]
青江就一直跟在我身后说我做饭好难吃,就在我身后两步跟得不紧不慢的,每次回头都能看到一张大脸。
我跑回家把青江关在门外头了。
然后青江一边敲门一边喊。
[XXX(我真名),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做难吃的饭你有本事开门啊]
???
然后我拎着炒锅把门打开了。
发现后面。
跟着爷爷。
?????
然后一脸懵逼的我就醒了。
今天带刀刀们去5-4练级的时候遇到了检非违使,青江第一次真剑必杀,但是刀装都被打碎了,第一次重伤。

刀剑乱舞果然是个读心游戏……

我……心情复杂……
毕竟……
我现在一看见青江……
就能脑补他像个背后灵似的在身后跑还说我做饭难吃😂😂😂




哦对了,因为写到喝茶的问题去查了下百度,好像经期的时候真的是要少喝茶和尽量不喝茶的,小仙女们一定要注意啊!

评论(26)
热度(277)

© 茶木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