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的一只渣/密林痴汉/就不次药/不高冷/逗比一个/佩佩美丽美丽最美丽,帅气帅气最帅气/话唠属性/电影动漫声控/DGS永不完结/小野君卡米亚桑别光顾着秀恩爱快去结婚/爱拔菱形嘴最可爱/翔哥哥的溜肩最完美/樱相甜炸天/团担/来一起聊天嘛_(:з」∠)_/阿咲阿咲阿咲,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kira☆

有一个超大只且怪力的审神者是怎样的体验 06

有一个超大只且怪力的审神者是怎样的体验

私设如山
※审神者是一个身高一米九二的女汉子


听加州清光说审神者最开始的时候是穿统一发下来的的巫女服的,不过审神者的衣服似乎只是最大码而已,绯袴的的尾端就在小腿附近,不上不下的位置。
而且审神者似乎有习惯性崴脚的问题,在一天崴了三次脚的情况下把木屐换成了塑料拖鞋。
为了配合塑料拖鞋审神者索性抛弃了巫女服穿上了大裤衩子和T恤。
审神者在被长发糊了两次脸之后,一怒之下把头发都绑起来了,末了还往脑袋上撸了个发箍。
审神者一边说着[我爹说我这样最好看了],一边很认真的放飞了自己。
所以现在出现在刀剑男士们面前的审神者是个踩着拖鞋,穿着沙滩大裤衩,普通T恤的真·爷们儿,纯·汉子。

不过审神者也不是不会化妆,给审神者收拾房间的烛台切,长谷部和歌仙多多少少也是看过一袋子的瓶瓶罐罐的。
顺带一提,烛台切在收拾东西的时候随意看了一眼,[Sex Appeal],[Deep Throat],[Do me baby]什么的真是吓了他一跳。

其他刀剑男士第一次看到审神者穿裙子大概就是大俱利迦罗出阵中伤回来的那次。
因为收到了消息急急忙忙从现世跑回来,没来得急换上[被爹夸最好看的大套装]就冲进了手入室。
#把刚脱了上衣的大俱利吓了一跳#
当日近侍鹤丸表示:你们是没看到穿着过膝长裙嫌弃碍事而直接把裙摆提到腰上的审神者。
#是的,我当时也吓了一跳#
#裙子下面当然还有一层裤子了你们都在想些什么#

审神者一个加速札完成了手入,然后跟语重心长的烛台切一起对大俱利迦罗进行了思想教育。
在混合双打的思想教育下,大俱利迦罗摸着五虎退的小老虎用一个字做了完美的总结。
大俱利迦罗:哼。

信浓看到了审神者从手入室出来了就扑过去要抱抱,乱趁机也跑了过来。
“主上今天的唇色跟以前不一样嘛!”
“好像也白了点儿?”
乱捧着审神者的大脸看了半天,很认真的说道。
听到这话的药研急急忙忙的跑过去然后说了一句让审神者想吐血的话。
“大将你上火了么?”
#不,我只是吃了火锅没擦嘴(╯‵□′)╯︵┻━┻#












●♢●♢●♢●


老人家们(?)看着审神者把她的化妆包们拿了出来,并且表示[这个是啥?这个又是啥?]
次郎,清光和乱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这个蓝色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啦?”
加州清光看着蓝色的口红一脸不解。
“啊,我的爱好就是收集奇奇怪怪颜色的口红……”说着审神者就拧出来了一只黑色的口红,“超酷的吧!”
#这时的审神者还不知道以后会有一把刀能够承包她所有蓝色系的口红#

现在女孩子的东西……还真是让人看不懂呢。
↑来自众位老人家。



“鹤丸鹤丸!”
在鹤丸国永帮着审神者把化妆包放进她的房间之后听到了审神者在房间里叫他。
“怎么了主上?”
“闭上眼睛。”
“要吓我么?”←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闭上了眼睛的鹤丸。
“别说话。”
“……”
“好啦,”审神者把镜子递给了鹤丸,“虽然如果是红色的话就更像鹤了,但是总觉得橙红色的更适合鹤丸呢。”
“这还真是吓到我了。是恶作剧么?”
“当然不是啦,今天逛街的时候,觉得很适合鹤丸就买了,明知道你不会用的可是就觉得很适合你啊,噫……这色(shai)真显白。”
“那这份惊吓的礼物我就收下啦!”
“因为给你买了礼物所以我没钱了……”审神者一脸严肃的看着鹤丸,“来,我们一起去厨房偷吃东西吧!”

#我开始怀疑你真的是在吃火锅没擦嘴就回来了#










今天逛街的时候买了支橙色的口红,觉得超好看的,虽然觉得姥爷更适合红色的但是红色总归是有些闷的吧?还是觉得元气的橙红色更好呢。
#完全想象不出来姥爷涂橙红色口红的样子啊😂#
后面那部分当段子看吧……
#本来就都是段子#

还是觉得这个本丸好蛇精病哦😂

评论(10)
热度(225)

© 茶木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