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的一只渣/密林痴汉/就不次药/不高冷/逗比一个/佩佩美丽美丽最美丽,帅气帅气最帅气/话唠属性/电影动漫声控/DGS永不完结/小野君卡米亚桑别光顾着秀恩爱快去结婚/爱拔菱形嘴最可爱/翔哥哥的溜肩最完美/樱相甜炸天/团担/来一起聊天嘛_(:з」∠)_/阿咲阿咲阿咲,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kira☆

有一个超大只且怪力的审神者是怎样的体验 16

有一个超大只且怪力的审神者是怎样的体验



※审神者是个192的女汉子

※东北婶婶

※私设如山

※OOC有






【关于千子村正】
审神者恐高这件事是刀剑男士们猜出来的,审神者没有明着说过,但是一旦要拿个什么高处的东西,审神者一定是就近抱起来最高的一位刀剑男士,而不是让刀剑男士们把她举起来。
经常被审神者举起来的当数太郎太刀和蜻蛉切了。
审神者第一次把蜻蛉切举起来的时候围观的小短刀们都觉得蜻蛉切发着红光。
蜻蛉切的兄弟,千子村正撞见过一回,隔天就把审神者拽到院子里说五虎退的小老虎爬上树下不来了,审神者二话没说就把千子村正举起来了,没过几秒审神者就觉得脚边儿多了个东西,定睛一看,妈的这不是千子村正的衣服么?往上一看审神者吓得直接把千子村正摔了,一溜烟的跑过去找蜻蛉切了。
审神者这一摔直接把千子村正摔出个中伤来。
过了段时间,长谷部把千子村正拖到了手入室,千子村正活生生的被长谷部套了十好几件衣服,跟个大球似的就进来了。
早就毕业了的长谷部一副凶凶的脸还在吓着刚来不久的千子村正。

婶婶:我往上一看,上半身一丝不挂的千子在肆意的沐浴着阳光,而我满脑子都是[My heart will go on]



【关于温度】
开始降温的时候审神者就穿好了秋衣秋裤,稍微冷些的时候没等几位亲妈刀提醒,自己就悄咪咪的套上了毛衣毛裤。
后来刀剑男士们就能看到审神者捧着里面泡了桂圆枸杞和红枣的保温杯,披着条毯子跟老年刀一起聊天,怀里还揣了个暖水袋。
时不时自己放段评书自娱自乐。
直接导致刀剑男士看到披着毯子抄着保温杯的审神者都觉得她下一秒能说句[甚好甚好]。

婶婶:听评书怎么了???信不信我给你来段儿京韵大鼓?!



【关于冬天】
审神者拎着几十斤白糖进门的时候把开门的小狐丸吓了一跳,刚伸出手准备接东西就看见审神者摇了摇头,让他继续在门口等着,过了一会儿小狐丸就看见有人推着小车往里送东西。
烛台切也目瞪口呆的看着人往厨房里送袋装的醋。——烛台切之所以会目瞪口呆是因为自家审神者从来都不吃醋,炒菜但凡放一点都能胃疼一下午。
小短刀们互相打着气把刚放下来的麻袋给打开了,发现里面装着满满的蒜。
审神者乐颠颠的就开始腌糖蒜了。
后来刀剑男士们知道了这是审神者那边的习俗,跟夏天做的罐头一样,又不难吃也不算糟蹋东西,所以刀剑男士们也没说什么。
天气又冷了些,审神者开始搬萝卜了,拉回来洗干净切成条铺在院子里开始晒萝卜干。
晒干了之后交给烛台切一个袋子,告诉他用水泡泡加点酱油就能吃。
等审神者买几百斤大白菜又买了几口大缸腌酸菜的时候,博多都劝不住了。
——虽说刀剑男士们几乎不挑食,做的罐头,糖蒜和萝卜干都能吃得津津有味,但审神者好像就没吃过那些自己做过的东西。

婶婶:到冬天有种抑制不住的买蒜,萝卜和大白菜的欲望。[农民揣]


【关于一期一振】
来得比较早的刀剑男士们都知道,审神者是有些怕一期一振的,看到一期一振恨不得绕远路走的那种。
现在能看出来审神者虽然也有些怕一期一振,但是晚上的闲聊大军也会捎带上他。
审神者对一期一振的态度发生转变大概就是在鲶尾跑过来让审神者陪他们睡一晚的之后。
对半大少年模样的刀完全没有抵抗力的审神者当然同意了鲶尾的请求——审神者同时也看到了站在门外眨巴着大眼睛的骨喰,好像也在等她同意的样子。
等晚上审神者扛着铺盖卷到粟田口的[豪华大套房]的那一刻,审神者扛着铺盖卷又出来了。
把铺盖卷往墙边一杵就靠着墙角蹲下来了。
她答应的时候怎么就忘了鲶尾和骨喰是跟一期一振一个房间的。
但是答应的事情又不能不做,审神者颤颤巍巍的拉开了房门,本来以为骨喰会睡在中间,自己躺在他和鲶尾之间就好了,但其实一期一振是睡在中间的。
审神者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她的左手边躺着骨喰——
很好,骨喰的睡相跟他平时一样乖巧拘谨,别说被子角,被子缝都严严实实的。
右手边……
右手边不就是一期一振么。
审神者吓得冷汗都要下来了,仔细一看一期一振的睡相也很规矩,感觉比骨喰能够随性一些。
再看看最右边的鲶尾。
审神者觉得能给鲶尾颁发个最佳睡姿奖,这才一个多小时,鲶尾的脑袋和脚已经调换了个位置,然后在审神者纠结用不用过去帮他掖个被子的时候,眼睁睁的看到鲶尾突然一脚踹向了一期一振的下巴。
而且居然一期一振没有被踹醒,继续很平稳的睡着。
那天晚上之后审神者几乎就变成了一期一振的亲妈,有什么好吃都会跑去送给一期,还会偷偷塞给他些小零食。

一期一振:???


婶婶:然后第二天我发现鲶尾睡在我的右手边,就是一期的褥子和我的褥子之间空出来的位置,而且还抢了我半条被子……鲶尾你是一路碾着你哥过来的???而且……你们太刀的侦察都是被短刀和胁差训练出来的么……



【关于万圣节】
乱从审神者的杂志里看到了跟万圣节有关的内容,按捺不住内心熊熊燃烧的搞事之魂,跟鲶尾和鹤丸一拍即合。
终于等到了万圣节,审神者例行去上学,在把长谷部骗去给审神者买南瓜之后,绑着加州清光冲向审神者的卧室,翻出了审神者的化妆箱,将压箱底的常年不用的各色口红统统翻了出来。
在迅速收买了各位老年刀的刀心之后,长谷部回来想阻止也阻止不了了。
长谷部心累的发现,除了自己以外其他刀都兴致勃勃的样子。
因为审神者跟烛台切说了晚上可能会晚些回来,所以刀剑男士们基本上准备了整整一天,大俱利伽罗甚至把每盏灯的灯罩都卸了下来,放进去蓝色的玻璃纸。
审神者被拖过去参加万圣节派对,本着能吓人就绝对不卖萌的原则,十分敬业的用油彩糊了一脸,配上身高活脱脱一个罗刹。
回到本丸,看到房外蓝幽幽的灯光差不多猜到是有刃又开始搞事了,特意摸了几把糖打开了门。
然后门外等着吓审神者的众位刀剑男士们瞬间被审神者的扮相吓得定在了原地。
审神者应该是完全忘记了脸上的东西,很开心的给他们发了糖果,还夸了他们的扮相很帅气,然后非常淡定的转过身去准备卸妆。

刀剑男士们:如果不是看身高认出了审神者,本体大概就都抽出来了。
当然事后莺丸缠着审神者让她去古备前的房间住了好几天。

审神者:……包包你那么大的个子是等着猪拱的么?!我怎么就能把你吓得失眠了两三天?!








这段时间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奶奶的病突然加剧了,一直住院到现在,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还是觉得非常难受。
所以觉得一定一定要对家人好一些啊,毕竟能陪在家人的时间真的都是有限的。
真的很想对幼时不懂事的自己甩几个耳光。


十一之后好像就没发生什么好事呢。


把信浓送出去极化了,他真的超级可爱呀!还有后藤,他真的不是参加了男朋友速成班么!诶呀超可爱!!!

看天气预报说下周普遍降温呢,各位小仙女注意保暖呀w
(我这边下周零下二十四五度真的好令人头痛啊……。)

评论(28)
热度(201)

© 茶木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