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的一只渣/密林痴汉/就不次药/不高冷/逗比一个/佩佩美丽美丽最美丽,帅气帅气最帅气/话唠属性/电影动漫声控/DGS永不完结/小野君卡米亚桑别光顾着秀恩爱快去结婚/爱拔菱形嘴最可爱/翔哥哥的溜肩最完美/樱相甜炸天/团担/来一起聊天嘛_(:з」∠)_/阿咲阿咲阿咲,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kira☆

有一个超大只且怪力的审神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17

有一个超大只且怪力的审神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关于冬天2】
审神者应该是极度怕冷的体质。
堀川去向审神者报告的时候看到审神者当着他的面硬生生的脱下来了两件羊绒衫和两层保暖内衣,可怕的是普通秋衣的外面还套了个保暖背心。
堀川跟歌仙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歌仙才明白最近为什么突然多了那么多衣服洗。
夏天的时候早上都是审神者先起床,然后跑一圈把他们都叫醒,帮他们整理好衣服然后再去吃饭,等到冬天就变成了当日的近侍跑过去叫审神者起床,几位需要梳头发的坐在审神者门口,然后审神者再溜达给其他人整理衣服。
第一遍去叫审神者的时候,审神者肯定是不会醒的,第二遍去叫审神者,审神者就会从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子里伸出一条腿试试温度,觉得冷就会立刻缩回去,这时候就需要强行把审神者拉起来了。如果审神者觉得不冷……审神者就没有觉得不冷的时候。
☆因为这个习惯还被石切丸,一期一振和烛台切做过思想教育,屡教不听。解决办法是在审神者的腿伸出来的一瞬间把毯子盖上,避免着凉,最后,变成了当日近侍们惨无人道的举着毯子掀被。
所以当刀剑男士们看到杂志上的审神者穿着单薄的衣服拍雪景的时候,都觉得认知受到了剧烈的冲击。

婶婶:……???请夸我敬业???



【关于冬天3】
审神者讨厌下雨但是对下雪却不算讨厌,每次下雪都能跟小短刀们玩的很开心——不过这时候一般需要几位打刀男士或者太刀男士看着,因为审神者很有可能脚下打滑自己把自己摔得连烛台切都不认识。
也只有这个时候一群老年刀才会展现出能够上天的机动值。
☆跑得最快的永远都是莺丸。

烛台切:???
婶婶:老咪似亲妈。



【关于发色】
加州清光终究是没能阻止得了审神者染绿毛儿。
“这个好像染上去一周左右颜色就掉啦,没问题的。”一边笑着往浴室里走一边冲加州清光挥手的审神者看起来心情很好,可加州清光的心情就没那么轻松了。
加州清光觉得还是在浴室门口守着比较妥当。
审神者擦着头发刚出现在门口,就被一个喊着[大将]的红发小短刀扑了个满怀,被极短的机动训练出来的审神者熟练的把小短刀抱起了起来。
“啊……这真是……很赛狗屁啊……”
[主上信浓快哭出来了啊???!!!!!啊???!!!一期一振快到了???!!!]
惊慌失措的加州清光一场头脑风暴得出了最优的解决方案。
——拉电闸。




【关于发色2】
染了绿毛儿的审神者看起来很开心,于是过了一周又染了一脑袋红毛儿。
加州清光拼了老命的阻碍审神者和鲶尾藤四郎见面,竭力的想把审神者不经过大脑的发言掐死在摇篮里。
但是防得过鲶尾,没能防得了不动。
审神者笑眯眯的给露着小白肚皮睡在廊上的短刀盖毯子,突然摸着不动的头发自言自语似的说。
“发质真好呢……明明用的洗发水都是一样的……啊啊,红配紫赛……”
加州清光还没等行动,突然从一旁窜出来了个黑色的身影,鲶尾藤四郎一边拽着审神者跑一边很开心的冲骨喰喊[审神者陪我们玩儿马粪咯!]

审神者:???
加州清光:???
鹤丸国永:加州拉电闸的时候我可全部都看到了哦!惊喜么?!

事后审神者搞了块儿地让鹤丸种胡萝卜。



【关于生理期】
在审神者经历过一次惊天地泣鬼神的姨妈痛之后,别说亲妈刀了,全体刀剑男士都在日历上特意把那几天画上了红圈,烛台切和药研还交流了很久研究菜谱。
审神者的姨妈期……别说短刀了,连小老虎小狐狸都没有,狐之助都离得大老远。
是的,婶婶委屈。
审神者想了半天,瞄准了坐在外廊的鸣狐,顾及着自己一米九的身高,慢悠悠的坐下,慢悠悠的躺下滚了两圈儿。
“诶呀摔倒了要小狐狸抱抱才能起来。”
说完之后鸣狐还没反应过来,审神者自己先笑了起来,还把自己给笑呛了咳了一会儿。

围观了全程的蜂须贺一脸嫌弃的把审神者从地上拽起来并且拍了拍蹭在身上的土。

婶婶:我不会再犯蠢了让我出去好么?
虎彻的真品挂着温柔的笑:不行。

虽然这样说也还是带来了五虎退的小老虎。
一周之后所有的禁令也都解除了。

看起来妈妈团又有一名新成员加入了……



【关于灵力波动】
听说最近时间溯行军行动的次数变多,有很多非本地区的审神者都加入了战局。虽说气氛紧张,但是离本区域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由于灵力消耗和支援审神者的猛增,使得附近区域的灵力波动异常,周围的本丸挨个中招,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刀剑男士,部分审神者也受到了波及。

但是本丸的审神者还是那个审神者。
在给几位长发飘飘的刀剑男士梳完头发,一起吃过早饭之后,吸拉着人字拖啪嗒啪嗒的跑到厨房摸胡萝卜啃。
药研拎着小药箱找到了审神者。
等等本来以为变声是感冒……
可这个是……
“大将?”
“嗯,昨天早上起来我就变成男的了。”
“原来是这样……嗯?!变成男性了?!昨天?!”
回答的太过自然,药研藤四郎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哪里不对,等反应过来了之后看到自家审神者还很淡定的捧着胡萝卜在啃,表情丝毫未变。

很快房间就围满了一圈人,石切丸和烛台切负责稳住过于激动甚至想冲上来扒审神者衣服检查的长谷部。
审神者啃着胡萝卜面不改色,在被笑面青江盯着看了三分钟之后轻飘飘的来了一句[别看了,我的应该比你的大],加州清光,歌仙兼定和堀川国广立刻围在了从听到审神者变成男孩子之后就不太稳定的一期一振身边。
“所以从昨天开始就没有人发现主上的性别变了?”
鹤丸国永一句话问出来,一屋子人才开始仔细的打量起审神者来。
因为本来就比较瘦所以整体没觉得有太大变化,非要说的话也就是肩宽了一些,衣服松了一些,脸颊上的肉下去了一些,喉结也几乎没有。
因为审神者经常男装示人,而且声音也能在男女之间自由转换所以好像真的……不太能看出来。
审神者啃完胡萝卜把小短刀们送走,拉上门,挠着脑袋问一群成年刀。
“你们平时都咋放的?我好像放的不太对坐着的时候难受,哦对谁有新的胖次么?我这个还是女式的有点儿勒。”
……
这个人的神经是有多粗啊?!
不过审神者的冷处理也的确帮了大忙,在假期中,而且审神者平时并不怎么外出,本丸生活并没有过多变化。

晚上洗澡的时候除外。
说着[这下洗澡终于不是一个人]了的审神者腰上系着毛巾搂着小木盆就往浴室里冲,还没等冲进去就被大俱利伽罗用浴巾裹了个严实然后扔出了浴室。
连续几天都是如此,不同的是被不同的刀扔出浴室,但是审神者还是锲而不舍的想往浴室里冲。
流水的扔婶刀,铁打的审神者。
……你到底有多讨厌一个人泡澡啊。
在鹤丸国永提出不如穿上泳裤一起泡澡之后,审神者起了个大早,乐颠颠儿的给自己缝了条泳裤,从中午开始就搂着小木盆和不知道从哪里收拾出来的一堆水枪和小玩具坐在浴室门口。
一群人坐在池子里也不敢睁眼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有审神者开心的泡着还很高兴的玩儿着自己带进来的小黄鸭,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鹤丸聊天,唠着唠着和泉守就坐不住了,去摸审神者带进来的玩具跟审神者一起玩儿了起来。
然后就变成了混战,不知道谁的水枪正巧击中了刚来的长谷部的脑袋,一群人笑嘻嘻的一起挨长谷部训。

男体化的时候好像没那么怕生,通过几天几乎是全天候的相处也觉得能够更加了解本丸刀剑男士们的性格。
重要的是之后性别在某天早上成功的变了回来并没有搞出太大的动静。
可喜可贺。

笑面青江:主上要是觉得一个人泡澡寂寞的话,我有办法的哦。
婶婶:……所以你要从内番服里掏出啥?
笑面青江:请不要害怕,感到害怕的话抱住我也是可以的。
婶婶:好的那我先蹲下,省得等下扑空。
笑面青江:……


笑面青江:所以你要做什么?
???:找她……聊天……
笑面青江:大半夜的过去?
???:嗯……
笑面青江:主上应该睡了哦?
???:想去……
笑面青江os:鬼大不中留……

















实习的事情终于搞定了_(´ཀ`」 ∠)_……
激动得想哭……
fgo终章哭得稀里哗啦的……
以及我接回来sada酱啦!他真可爱!

评论(22)
热度(175)

© 茶木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