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的一只渣/密林痴汉/就不次药/不高冷/逗比一个/佩佩美丽美丽最美丽,帅气帅气最帅气/话唠属性/电影动漫声控/DGS永不完结/小野君卡米亚桑别光顾着秀恩爱快去结婚/爱拔菱形嘴最可爱/翔哥哥的溜肩最完美/樱相甜炸天/团担/来一起聊天嘛_(:з」∠)_/阿咲阿咲阿咲,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kira☆

魔女

魔女




※只是个脑洞而已啦
※应该是大只婶婶吧,不过抛开这个设定也没问题
※流水账系列
※最近的魔女梗……啥的……就想出了这东西……
※私设如山
※OOC有
※亲情向
※关于魔女有二次设定,或者说完全是我流式魔女






大俱利伽罗当然记得他们是怎么相遇的。
那天下午阳光很刺眼,自己的母亲,虽然他这时候已经记不清那个女人的样貌,但是他还记得她当初温和的让他坐在长椅上等他的声音。
因为那是她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他很乖的一直坐在长椅上,看着走来走去的行人和天上的星星。

然后那个很大只的家伙就主动跑过来向他搭话了。
“喂,你要不要去趟卫生间?”
什么啊。
真的是哭笑不得的开场白。
直到现在大俱利伽罗想起那天的事都很想敲开那家伙的脑袋看看她当时到底在想什么。

剩下的就是东拉西扯的聊了很多,当然大多是那家伙自言自语,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从最近读的书一直到今天上班发生的事情。
其实当时自己也懵懵懂懂的能明白发生些什么的吧,所以一直安静的听着那家伙说话,没有打断的念头。


后来自己就被那家伙带去吃了顿饭,然后回到了她的家。
房子不算大但是很干净,透着一股柑橘的味道。


“你是想保留大俱利伽罗这个名字么?”
他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得到了一张写着[大俱利伽罗]的卡片。

“我不会强迫你叫我妈妈的哦,”那家伙戳了戳他的脸,“不过嘛,我的确收养你了。”

他还记得他来的第一个早上那家伙本来捧着杯牛奶在喝,看到他出现吓得杯子都摔了,然后慌慌张张的跑去给他做早饭。当天晚上回来给他买了蛋糕,非常抱歉的说早上忘记他的存在了,一脸倒霉相的说她这个月的全勤奖肯定没有了,还好她还有积蓄能养得起他。
他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那家伙还有自己的工作,他每天能做的就是早起吃饭然后去书房看书,等那家伙回来。
是等待,但是并不想跟那家伙混熟。
一旦再被抛弃,他也不希望对那家伙有什么留恋。

他发现那家伙去上班的时间越来越晚,晚上会带着他一起看动画,会参加家长开放日,会陪他一起参加运动会,周末还会带他去游乐园,在发现他完全不想跟自己亲近之后也会偷偷叹气,但是很快又会恢复过来。
他发现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只白色的猫咪,经常在草坪玩耍,中午的时候亮着雪白的小肚皮睡上一觉,睡醒了还会打个呵欠。
再接着他上学了,还是一副谁也不想理的样子,但是唯独跟那只猫咪关系很亲近。
之后他发现那只猫咪就是他的[母亲]。

那家伙犹豫了一下,还是跑了过来,讨好似的蹭了蹭他的脚踝,而他把它放在沙发上,让它变回来。
再转过身去,就能看到大只的家伙端正的跪坐在沙发上委屈巴巴的看着他。

接下来他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有非人类的智慧生物的存在。
魔女。
收养他的[母亲] 正是这种生物。
而这个听起来很厉害的魔女因为想跟他搞好关系辞退了工作变做一只猫陪在他身边。
这年他小学四年级。

人生真是奇妙不是么?


接下来两个人的关系好了很多,他也知道了干干净净的房间其实是那家伙手下的小使魔还是小精灵的家伙帮忙收拾的。
而那群小家伙的性格跟那家伙差不多,既胆小又有些贪吃,长得像圣诞节铃铛一样。
他看到那家伙和一群小家伙都皱着眉头站在椅子上不愿意去对付那种生命力极其顽强的生物,他过去帮忙就会被那群很麻烦的家伙围住,那种热情程度如果被人看到一定会误认为他是救世主。

房子里总会出现各种玻璃瓶子,里面装着五颜六色的看上去就有些不妙的液体。
“我好歹也是个魔女嘛。”让她把东西收拾一下的时候,那家伙总会半撒娇的说那是生存本能,一地的小铃铛也会[嗯嗯]的附和。
他当然知道那群小家伙只是懒而已,而且还很听那家伙的话,因为这个从小到大他在需要举手表决的小小家庭会议中从来都没有赢过。
不过同学来玩的时候那堆玻璃瓶子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天知道那群小铃铛把东西都放到哪里去了。


他一天天的在长大,而那家伙还是老样子,性格、相貌、笑起来的弧度以及在母亲节收到他送的礼物的时候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样子都不会再改变。
那家伙是魔女啊。
从以前只能勉强的牵着她衣服的下摆到几乎平行。
毕竟那家伙比自己要高一截的事实他是不想承认的。

他问过她以前的事,那家伙罕见的有些不知所措,她说她的记忆只能追溯到她并不算小的时候,那时候她已经能够在森林里独自生活了。
他无法判断她说的是真是假,但是他知道再多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了。

又过了几年,她开始策划自己的[死亡]。
“科技发展得真是太可怕了,”那家伙看着各种线路图揉了揉自己的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假死脱身越来越难了。”
没有人会永远保持一个样子,所以她必须假死,过几年重新跑去进行登记以隐藏身份。
这种事情他是完全理解的。
但是……

那家伙有时候还是很像猫的,是的,很像。
现在那家伙的脑袋正躺在自己的腿上,明明是一脸的烦恼却突然打了个懒懒的呵欠。
所以他小时候看不出来那只猫咪是她变的。

这年他二十四岁。

她如愿以偿的[死亡]了,对他说她一定会回来的。
说什么会回来啊,分明就是又抛弃我了嘛。
切断跟以前认识的人的所有联系才是保护自己不被人发现的最佳方式。
认识的人当然包括他。
他并没有怨言,住在早就为他在临镇买的郊外的别墅里,每天开一个小时的车出入市区上班。
万一哪天那家伙喊着肚子饿就回来了呢。

没有那家伙和一群小铃铛的房子真的冷清得吓人呢。


并不是她喊着肚子饿了回来了,而是在假死一个月之后,他回到住处的时候发现了满满一桌子的菜,全部都是他喜欢吃的。
她果然还是没抛下他。
真是太好了。

两个人的角色对调了一下。
他每天早上做好早饭,一起吃饭之后去上班,而她每天在家里呆着收拾房间鼓捣五颜六色的药水,做好晚饭等他回来。

“我好像终于知道你小时候是抱着怎样的心情等我下班回家的了。”她放下筷子笑眯眯的看着他。
而他本来并不打算理她,却意外的想起了一件事。
“你……不是可以变成猫咪出去逛逛的么。”
“啊,对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却突然又低下了脑袋,“但是不行了哦。”
“?”
“因为时效过了,所以不行了哦。”
“……你不是魔女么?”
“是啊,但是无论什么东西都是有时效的哦。”


就这样过去了三年。
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足够磨灭别人一部分的记忆了。

“可丽饼可丽饼!”
终于可以出门的大家伙带着她可爱的[孩子]挤进了一个路边的小店。
“我不是有给你买么?”
“小伽罗买回来的都已经凉透了啦!肯定还是现场买的好吃啊。”
“……随你。”


人生奇妙么?
奇妙。
为什么?
因为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你永远都猜不到。


“啊,果然是你啊,大俱利同学。”
他回头,发现叫住他的是小学同学,烛台切光忠。
他努力的想把那个专注于可丽饼的巨大身影挡住,但是……她一直都比他高大。
“……诶?那位是……伯母么?”
他难得的慌了阵脚,他终于能够理解要跟之前认识的人斩断一切联系的理由了。
“不是哦,”大家伙一脸无所谓的叼着可丽饼转过身来,“虽然我跟妈妈很像,但是还是不一样吧?”
“啊,抱歉,是妹妹啊。”

跟烛台切道别之后他拽着她疯也似的逃离了那里。

“我们搬家吧,我明天去辞职。”
“诶?没关系的啦,今天圆得很完美的哦。”那蠢兮兮的笑脸真是碍眼。
“我说你……以后就打算这么过下去么?”
“哈?”
“你还能撑多久。”
“……我不懂你说的……”
“你根本就不是魔女吧。”
“……”
“从以前根本就不需要睡眠到现在每天的作息跟正常人类一样,我小时候变成猫的时候也是吧,”他看着面前这个将他养大的家伙,“那时候的你就算是诈死也不需要在同一个地方呆三年不出去吧,变成宠物当然可以随意出入不惹人怀疑,而且最近你的药水也越来越少了,还有……你当年是真的准备把我抛下吧。”
“我当然是魔女了,小家伙儿,”她像对待他幼时一样揉了揉他的脑袋,“不过不是纯正的就是了。”

接下来她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关于魔女和人类的故事。
故事很老套,一个单纯魔女爱上了人类,生下了一个孩子,谁知道人类只是想骗取药水,魔女被欺骗、被利用,战争爆发,最后魔女选择了跟那个虚伪的家伙同归于尽。
而她就是那个孩子。
不是魔女也不是人类,但是很明显,她能够召唤使魔,虽然是比较低级的那种,也可以改变自己的形态,甚至可以制作各种各样的药水。
她刚开始当然认为自己是魔女。
她一点点的长大,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明白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
第四个百年之后,她的能力每百年就会降低一部分,千年之后的频率变成了五十年,三十年,二十年,十年……
作为魔女降生但是会一点点的变回普通人类,最后会收走她所有的能力。
不过与普通人类不同的是,她迎来的很可能会是虚无——啊,当然这个小家伙儿就不需要知道了。

“所以说我会变成人类的,就是时间不确定而已,其他的不用担心。”
“……你以前做的药水,还好用么?”
“嗯?”
“你自己喝下长生不死的药不就可以了么。”
“不可以哦,”她轻轻叹了口气,“药水只对魔女或者人类有用哦,而我都不是,所以对我没有任何作用,所以混血也很麻烦呢,毕竟是两种都不是的家伙呢。”

“不不不你这家伙掏出了什么就喝啊???”她迅速的扒过准备上楼的大俱利伽罗,“这个是……嗯???长生不老的药水???我记得我只做过两瓶研究完制作方法之后就让它们给扔了啊?啊啊啊不对,重点是你喝这个做什么啊!”
“因为你不确定时间,”他甩开了她的手,“而我想陪着你走到最后。”
“……小家伙儿意外的很直球嘛。”
“……”


他们终究是离开了这里,去到处旅行,二十年之后,虽然相貌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她嗜睡越来越严重,从一开始的六小时到十四小时,再到十八小时。
他负责赶路,负责照顾好她,就像她小时候照顾他一样。
[如果是正常年龄的话,自己今年应该能有七十三岁了吧。]他推着她的轮椅想着,
现在她每天清醒的时间不超过三小时,正常的生理机能几乎全部停止,有的时候他觉得她睡着睡着就会消失。
他们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那个公园一改再改,居然还健在。
他又想起了那个傍晚,一个大家伙突然坐到他身边让他去卫生间,然后噼里啪啦炒豆子似的说一连串东西。
这时候她醒了,吃力的拽着他的袖子,然后笑了起来。
“你是我漫长人生中遇到过的最可爱的孩子。”
“……”
“那么时间到了,小家伙儿,如果还能相遇就好了呢。”
“是啊,”他看到她的身体从脚开始一点点的变成光屑,“我已经迫不及待的等你叫我[爸爸]了。”
“真是个坏心眼的小家伙啊,我可不记得把你养成了这样的孩子,”她轻声说着,“笑着送我离开吧。”
“不要。”
“诶?”
“你如愿以偿的话,就不会主动来找我,或者是愿意被我找到了。”




你是最后的魔女。
我也是最后一个长生不老的人类。
这是它们告诉我的。
你会消失,最后会去向那个虚无之地。
但是我不会放弃寻找你的踪迹。


无论是什么角色都好,请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吧。
我如此期待着。











觉得大俱利真的是好孩子啊……
所以选择了他Orz
大家新年快乐哦w
这个是大年三十儿发烧+咳到说不出话莫名其妙的脑洞……
所以比较清奇别见怪_(´ཀ`」 ∠)_
fgo的福袋成功接回了小太阳,超级开心的23333
刀剑乱舞的话是把堀川和青江接回来啦,sada酱也差不多练好了该送去极化了
sada酱的腿真好看啊……每天看得像个痴汉一样……
当然贞宗家的欧洲监护人我已经不指望了……还有那个非常乙女游戏风的新家伙……你们都是欧洲人……非洲人的我不指望了……
最后祝小仙女们都能接回喜欢的刀刀哦w

评论(2)
热度(57)

© 茶木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