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的一只渣/密林痴汉/就不次药/不高冷/逗比一个/佩佩美丽美丽最美丽,帅气帅气最帅气/话唠属性/电影动漫声控/DGS永不完结/小野君卡米亚桑别光顾着秀恩爱快去结婚/爱拔菱形嘴最可爱/翔哥哥的溜肩最完美/樱相甜炸天/团担/来一起聊天嘛_(:з」∠)_/阿咲阿咲阿咲,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kira☆

有一个超大只且怪力的审神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3

有一个超大只且怪力的审神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审神者是条192的女汉子

※OOC有

※私设如山








【为什么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和别的本丸不太一样】

他们的审神者变成兔子了。

准确的说,是只冒出了长长的垂在脑袋上的耳朵,和一个小小圆圆的尾巴。

现在他们的审神者在逃离了踩在椅子上揉兔耳朵的鹤丸的魔爪之后努力的想要坐下来吃饭。

圆圆的小尾巴应该是长在屁股的上面,但是他们的审神者平时吃饭的姿势过于随意所以现在尾巴的位置很是尴尬。审神者被尾巴根儿搞得有点崩溃,蜂须贺本来以为审神者终于可以像个淑女一样乖巧的坐着的时候,审神者用农民蹲着吃了一顿饭。

之后敲打发麻的腿的时候还说八百年前蹲坑也没这么累。

平时都翘着二郎腿或者坐两条腿椅子分析敌对数据,现在通通改成了倒着坐然后趴在椅子上。

累了之后的葛优躺也只能变成咸鱼一条的趴在沙发上。

听侍寝的说晚上也只能趴着睡。


……听起来就觉得好累。

不过大俱利好像挺开心的。

五虎退也挺开心的。





【关于伤口】

像他们审神者这么活泼又缺根筋的人,如果有一天不出点事故,他们都会怀疑审神者病了。

今天的审神者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兴致,非要到厨房里给烛台切帮忙。

其实跑到厨房里给烛台切帮忙这都是审神者的正常操作,问题在于今天审神者想要帮烛台切切菜。

是的,一个在烛台切来之前炒菜能用手掰就不动刀的家伙,要帮烛台切切菜了。

“主上……?”

“我可以的!”

据歌仙兼定说烛台切看到审神者切的马铃薯板(已经不是属于马铃薯片的厚度了)的时候,大概想哭的心都有了。

然后两个人眼睁睁的看到审神者的手被刀切了个口子出来。

在歌仙兼定要冲出门喊药研的时候,他们主上慢悠悠的走到了水池前,把冷水打开开始冲伤口,边冲边挤血,之后很冷静的把准备好创可贴扒开贴到伤口上,一脸平静的开始继续切菜。

“……怎么了?”大概是察觉到气氛有些诡异,审神者回头问着两位铁血男儿。

“主上请您更加珍惜自己的身体啊!”

“啊???你们是说鹤丸的事情么?”

看到两位妈妈刀这个表情,审神者也想起了他们刚来的时候,鹤丸也兴致冲冲的过来帮过忙,在手不小心被刀切了之后,留了四十几封遗书昭告当时全本丸的事情。

“你们说啊……”审神者也一脸纠结的开了口,“我每个月流血一周,打过耳洞,用刀切菜,每天踩着高跷行走,往脸上糊好几层化学制品,每天用着随时有爆炸可能的手机,我是不是全本丸最靓的仔?”




【关于生病】

今天的审神者跟以往不太一样。

审神者的兴致比平时更为高昂。

虽说平时的兴致也不低。

但是把长谷部、烛台切和虎彻兄弟们叫到一起唱歌是从来没有过的。

据说审神者根本不给他们摸麦的机会,一个人用跑调的童声唱了一下午,中间蜂须贺要走,审神者抱起浦岛压在了蜂须贺的腿上强制他留在场内。当烛台切说要去做晚饭的时候,审神者迈着醉汉步后脚跟进了厨房,并且表示要在气球上切豆腐。烛台切紧急呼叫小贞并且让他带来了一群小短刀压制住了吹气球的审神者。

今天的审神者,皮到鹤丸都想跑。

在审神者扒拉冰块要冰桶挑战的时候鹤丸终于忍不住一边吐槽[你不是发烧了吧]一边过来摸了下审神者的额头,然后咋咋呼呼的喊着:

“来人,宣药研!”

当药研刚赶到,就看到了审神者死皮赖脸的要跟烛台切比胸肌的场景。

药研酱的眼神变得犀利了起来。

凭借夜战累积的经验,冲上去一个手刀把审神者劈晕。


这件事过去之后,黑历史墙上又多了几张照片。什么审神者踩着桌子唱K长谷部疯狂打call啊,什么审神者说清光很像兔子非要手牵着手叼着胡萝卜跟他一起戴兔耳朵在本丸遛弯儿之类的。

可喜可贺。



【关于泡澡】

因为笑面青江开了先河,所以一本丸体贴的刀剑男士们都老老实实的腰上捆着毛巾再往温泉里进,一旦遇到审神者最起码不会让她留下像笑面青江那么辣的回忆。

虽然审神者表示当时自己反应很快什么都没看到。

但是审神者的说辞不纳入考虑范围,也让她带上两条大毛巾以备不时之需。

(听说在笑面青江之前还有某位误打误撞的跟进了浴室,审神者的反应是迅速闭上眼睛笑着用男声飒爽地喊了句[嘿!兄弟!]不过是谁进去了并没有人知道。)

这天有个好天气,不过本丸里东西屯得足够多,宅得要命的审神者肯定不会出门儿逛一圈,再看完电影跑来泡澡已经是深夜了。

这天的陆奥守负责跟着三日月,老爷子出门逛逛很容易走丢了,跟了一天累过劲导致失眠,跑来泡澡解解乏。

阿婶遇上了阿陆,在一个只有浴室亮着的深夜。

阿婶迅速裹好毛巾冲阿陆挥了挥手,问他用不用她帮忙搓背。

阿陆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乖乖的又出去拿了条毛巾递给阿婶,然后趴在了搓澡床上。

阿婶拧干毛巾,气沉丹田,手起巾落。

阿陆完美的从搓澡床飞向了浴池。

……


“我不是故意的QAQ……药研陆奥守他没事儿吧?!”

“问题不大……大将您能先去把衣服穿上么?”

药研看着面前裹着毛巾眼泪鼻涕一大把的审神者,想起了五分钟前审神者光着脚裹着毛巾带着哭腔喊着[陆奥守重伤啦!]勇闯粟田口大套房的事情。

五虎退迷迷糊糊的跟着就哭了。


当然,第二天不但因为着凉发烧了,还被烛台切+蜂须贺+长谷部+歌仙+一期一振的说教rap洗脑了个爽。

“还是药哥好QAQ。”

给审神者喂药的药研沉稳的说了一句。

“我是想加入的,但是一期哥说他一个人就可以了。”

“……”


不过陆奥守被审神者一毛巾不但被搓秃噜皮还被搓飞了的事儿还是在本丸里流传了开来。











最近有在玩螺旋圆舞曲

虽然原作者和运营态度很迷,但是整体还可以啦

最近刚更新完,舞会比之前快很多,用来打发时间还ok


lof更新了都不太会用了😂


去二刷了毒液

毒液到底是个什么小甜水儿它好可爱啊quq

好想养一只毒液啊……

评论(6)
热度(82)

© 茶木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