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的一只渣/密林痴汉/就不次药/不高冷/逗比一个/佩佩美丽美丽最美丽,帅气帅气最帅气/话唠属性/电影动漫声控/DGS永不完结/小野君卡米亚桑别光顾着秀恩爱快去结婚/爱拔菱形嘴最可爱/翔哥哥的溜肩最完美/樱相甜炸天/团担/来一起聊天嘛_(:з」∠)_/阿咲阿咲阿咲,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kira☆

感谢你们存在于我的生命中

在被火箭筒砸中去十年后之前,泽田纲吉是见过十年后的云雀恭弥的。

放学后被同学欺负打扫卫生的时候,高大的黑发男人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云雀学长!对不起!不好意思!我会尽快打扫完的!”
慌慌张张的低下头。
没有等到呼啸而来的拐子,没有等到有些不屑的轻哼声,也没有等到那人离开时的脚步声。
只陷入了一个带着平淡古龙水味道的怀抱。
用着足以勒死自己的力道。

“云雀学……”
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这是那个每天都把咬杀挂在嘴边,喜好挑战强者的肉食动物云雀学长么?

那人松开了少年。
少年在那人黑曜石般的眼眸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和类似怀念的情绪。

“泽田纲吉。”
带着些颤抖的声音。
“啊……是!”

似乎跟往常不太一样……但却同样的强大,令人感到心安。
感觉……温柔了很多?

“能再次见到你,真的太好了。”

什……
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动物,快点回到我的身边。”
留下像是命令一样的话语然后转身离开。

像做梦一样……
或许就是做梦。
温柔的云雀恭弥,会拥抱自己的云雀恭弥什么的。
只能是梦而已。

自己喜欢着那位学长的事情……

“我会训练你,绝不留情。”

气质对了。
是十年后的云雀学长没错。
不同的是,他眼中的冷淡与残忍。

十年后的大家……
果然都是黑手党么……

泽田纲吉把那当做一个美梦。
遥不可及的梦。

“分心的话是会被我杀掉的。”

……
我知道。
我一直都知道。
如果没有Reborn,你根本就不会注意到我。
我本来……就是一个废柴而已啊。
你不感兴趣,甚至随时都可以杀掉的人。
突然来到十年后,说要抹杀掉照片上的男人什么的……
我这个废柴怎么可能做得到啊……

又露出了那种自责又带着苦涩的表情。
像是快要哭出来一样。

看着这样的泽田纲吉云雀恭弥总会有种愉悦却又心疼的感觉。
十年前也好,十年后也好。
想看他……哭出来……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笑着。
其实压力很大吧。
也有要撑不住的时候吧。
这个世界……让你伤心了对吧。

因为想要守护你才答应做你的守护者。
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怎么可能加入彭格列啊。
只是为了你而已。

“云雀学长很强,所以没问题的。”
总是带着笑看着自己。
明明就快哭出来了。
既然相信我,那你为什么不……再多依靠我一些呢?
如果想要哭的话,请在我怀里哭泣。

“请云雀学长训练十年后的我。”

云雀恭弥总以为,陷入里世界的泽田纲吉总有一天也会变成嗜血的猛兽。
有些劣质的想着。

泽田纲吉一直都是那个温和的笨蛋。
二十四岁的他,已经是黑手党的教父,却还是不主动出手伤人。
与在战斗中寻找快感的自己不同,泽田纲吉总是皱着眉释放火焰。

那是他第一次杀人。失手,杀死了人。
那年他二十岁。
他把自己锁在门里,不吃不喝的呆了三天。
每个人都曾走到他的门前,手抬起来又放下,从门里传来的压抑的哭泣声让他们谁都无法去面对。
去面对那样温柔的他。

“大家……都杀过人是么……”
本来就瘦小的他显得更加虚弱,苍白无力的像是个木偶。
“……果然……你们一直都在保护我。”
——不让泽田纲吉处理杀人的任务,这是不成文的,守护者们之间的规定。
那片天空,要清澈温暖。

他的身上总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吸引力。
明明他只是躺在那里而已。
低下头轻轻吻着他的唇。
“擅自死去我可不批准啊,小动物。”

“你想说什么。”
“没……没有……我很好……麻……麻烦了,请继续。”

十四岁的泽田纲吉只能到自己的胸口。

“云雀学长……”
“叫我恭弥。”

没有任何人愿意再去面对十年的纠结的暗恋。
自己,对那只小动物的。

“云雀学长请不要开玩笑。”

开玩笑?
那眼神明明是想要相信着的吧。

身高差正好。

被……云雀学长吻了……

纠缠着的舌头发出的轻微的水声。
离开时嘴唇间那道带着情欲的银丝。

“我喜欢你。”



炸裂。


十年前的云雀恭弥总觉得泽田纲吉在躲着他。
总有种说不清的情绪在胸口里蔓延。
来到陌生的世界本来就够火大了,这只不知死活的小动物还来添乱。

离开并盛中学,来到了跟彭格列基地相连的,十年后的自己的居所。

按自己的喜好布置的,完全没有问题。

桌子上的匣子……
没有任何标识的云的匣子。
反正是自己的东西。

“小动物本来就是我的所有物。”

“云雀学长。”
“欢迎回来,”伸出手揉了揉他一头的乱毛,“还有,叫我恭弥。”

不想再失去你。
不想再看不清自己的感情。
不想再错过十年的光阴。

“小动物。”
六点半不到就蹑手蹑脚的来到学校,不就是为了躲自己么。

“云……云雀学长……”
“说过了,叫恭弥。”
“诶?”
“你是我的所有物。”

果然太过为难十年前的你了么……
每次想到那次告白泽田纲吉都觉得……那真的很有云雀恭弥的风格。

过去改变,未来也会随之改变。
永远不会改变的,就是爱着你的心情吧。

“在想什么?”自然的落在棕发男人脸颊上的吻。
“嗯……在想我真的是幸运的人。”
能被你所喜欢……什么的……
“呵,”低声笑着,把棕发男人搂紧怀里,“被你喜欢着的我才是幸运的人。”
“啊……真是……恭弥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打直球的啊。”

无论是被你所爱着的我,还是被我所爱着的你都是幸福的。
谢谢你存在于我的生命中。




大概是考试之后很怀旧,最近也在回忆童年。
无论过了多久,都觉得能够是喜欢上1827真的是太好了。
无论过了多少年,还是喜欢着他们。

评论(2)
热度(19)

© 茶木咲 | Powered by LOFTER